中国法宝网

 找回密码
 入住法宝
查看: 860|回复: 0

婆婆骨折了5——难道婆婆想让女婿去陪床?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10-8 09:24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阿嫚的婆婆骨折,阿嫚和丈夫送婆婆去医院,大伟留在医院陪床,阿嫚回家一趟,洗澡换好衣服去上班。上班前,阿嫚想冥想一会儿放松身体,哪知那些不愉快的往事全部涌上心头。阿嫚恨自己后知后觉,明明只是大伟的猎物,却把大伟婚前的讨好当做了爱情。
(想回看前面四集的朋友,文末有链接)

婆婆骨折了5——难道婆婆想让女婿去陪床?-1.jpg

这一天,大伟没有给阿嫚打电话,阿嫚也没有给大伟打电话。既然你不让通知小叔子和小姑子,那就你自己撑着吧。

阿嫚知道,小叔子和小姑子是不会做陪床这种事的,妯娌更是对婆婆恨之入骨,能去医院露个面儿就很不错了。难不成还想让女婿去陪床?

真这么做了,亲家妈能冲到医院,把婆婆的病床给掀了。所以这事儿,婆婆提都不敢提,估计她甚至都不敢提让小姑子去陪床的话,阿嫚知道小姑子的婆婆会说什么。小姑子的婆婆会说:“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你两床棉花被就把女儿嫁到我们家,从此她就是我们王家门的人了,你使不着她!”

婆婆一定会受尽委屈的模样分辩:“我还给她金戒指了。”
那个戒指其实是阿嫚给小姑子的。

婆婆骨折了5——难道婆婆想让女婿去陪床?-2.jpg

小姑子的婆家不是阿嫚婆婆希望的有钱人家,亲家夫妇俩是三牌楼那边的环卫工人。婆婆一肚子气,于是给小姑子就准备了两床棉被,其他一概不管。婆婆说:“一个扫大街的,哪有那么多讲究。”

阿嫚觉得太不像话,但是公公婆婆都健在,她也不能大张旗鼓地给小姑子准备嫁妆。再说,小姑子平日里也算不得友好,跟她母亲一样的自私自利、拜高踩低。阿嫚只是觉得,在送小姑子出嫁这件事上,怎么说阿嫚也是小姑子的娘家人,不能让小姑子在她的婆家太没脸。

阿嫚去金店挑选了一个克数很吉利的千足金龙凤戒指,给小姑子添妆。可是小姑子哪有什么妆呢?这明明是阿嫚送给小姑子的在婆家面前的一点尊严,也是阿嫚在亲家面前给自己的公婆挣得的一点点脸面。
小环说阿嫚是狗逮耗子。

阿嫚承认小环说得没错。但是阿嫚觉得,一家人不管内部有多大矛盾,当面对外界的时候,必须是一家人齐心协力、同心同德的。

小环一脸坏笑:“你当婆家是一家人,婆家当你是一家人没有?”

阿嫚说:“我知道他们没把我当一家人。我无法决定别人怎么做,我只能决定我自己怎么做。就好比在街头等红绿灯,身边的人都闯红灯了,我没有能力劝阻所有的人都等着绿灯亮。我能做到的只是,不跟随他们闯红灯,哪怕只有我一个人在等绿灯,我也会等。就算前边闯灯的人回头看我,觉得我是傻子,我也会等到绿灯亮再过马路。”
小环看着阿嫚,觉得这妞真傻,可是自己就跟这傻妞成了好朋友。

婆婆骨折了5——难道婆婆想让女婿去陪床?-3.jpg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大伟和阿嫚几乎不通电话了,除非为了儿子的事情,或者必须知会对方的事情。

阿嫚不会再热切地等着大伟回家吃晚饭,也不会下班前先问大伟“今天能不能按时下班”,不会去菜场买菜时总想着怎么做大伟才喜欢吃,因为大伟很挑食。小叔子更是挑食,只要婆婆做得不合口,就骂骂咧咧的。

阿嫚刚跟大伟恋爱的时候,去婆家是抢着做饭的,她很心疼瘦瘦小小的婆婆,上面要照顾奶奶,下面要照顾孩子。但是慢慢地阿嫚发现,小叔子、妯娌和小姑子从不进厨房,大伟进厨房也顶多是盛饭而已。如果阿嫚不做,就是婆婆和公公做。

有一次阿嫚烧青菜,烧得烂糊了一点,小叔子又在骂骂咧咧。阿嫚有点不高兴,大伟也觉得尴尬,打了个圆场,但是大伟并没有当场教育弟弟。

从此,阿嫚去婆家再没烧过菜。

这在阿嫚看来是不能想象的事情,小叔子居然可以对着嫂子骂骂咧咧。
阿嫚记得有一次还没过门的三嫂帮妈妈做饭,菜烧咸了,阿嫚不知道是三嫂做的,顺口说了句“好咸”,被父亲狠狠瞪了一眼,母亲笑模笑样地说:“不咸,嫚今天是不是先吃糖了。”然后全家人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,说说笑笑地把那盘菜吃得干干净净。

婆婆骨折了5——难道婆婆想让女婿去陪床?-4.jpg

大伟是夜里11点多到家的。

一脸的疲惫,胡子茬子满脸。阿嫚还是问了一句:要不要吃点东西,并没有问医院的事情。大伟说不吃,去卫生间很快冲洗了一下,进卧室倒在床上就打起了呼噜。第二天一早五点多大伟就起床了,又是夜里十一二点才到家。一连三天。

第三天,大伟走进家门的时候,阿嫚还没睡,正在看书。阿嫚觉得《纲鉴易知录》真是一本有意思的枯燥书,可以催眠,也可以读史,把中华五千年的历史,浓缩到薄薄的8本小册子中。别看教书匠吴乘权写书的本领并不咋地,可把书从厚读薄的能力无人可比。书馆先生吴老师选编得两本书,一本成了蒙学读物经典,一本成了史学速成的经典。

第三天大伟到家洗了澡躺到床上后,并没有像前两天一样,倒头就睡着,他伸出手抱住了阿嫚。阿嫚没有什么心情,想推开大伟。大伟死死地抱着阿嫚不撒手,把脑袋埋在阿嫚的颈窝处。阿嫚觉得脖子湿湿的,她听到了轻轻的啜泣。
阿嫚心软了,没有再推大伟。

婆婆骨折了5——难道婆婆想让女婿去陪床?-5.jpg

大伟哭了一会儿,伸手往背后摸。阿嫚叹口气,把自己枕边的抽纸盒递给了大伟。

大伟说,整整三天,小叔子和小姑子不露面,婆婆不让请护工,大伟一说上班,婆婆就抹眼泪拔输液管。大伟现在的这家公司虽然听上去很高大上,其实骨子里跟家族企业没什么区别。这两年企业的效益不如往年,老板正想找理由裁员,像大伟这样的部门副职,正是最危险的职位。而且52岁的大伟,即使想跳槽,在市场上也没有了竞争力。大伟是还有2天的年假可用,但是婆婆手术后肯定还得是大伟陪,到那时,再怎么请假呢?

婆婆不管这些,婆婆只想大儿子必须陪着她。
阿嫚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如果是以前的阿嫚,一定会主动说:“那我拿几天年假。”然后滚去医院伺候婆婆,换大伟休息两天喘口气。可是今天,阿嫚不想这样说。阿嫚猜,大伟还压了一半的话没说。婆婆一定会向大伟哭诉两个儿媳妇不孝顺,不去伺候她。尤其是阿曼这个大儿媳,居然都不去陪夜,越来越不像话。

婆婆骨折了5——难道婆婆想让女婿去陪床?-6.jpg

阿嫚又想起来遥远的往事。

那年,阿嫚嫁给大伟还不满一年,婆婆成功地利用一只套套狠狠地伤了阿嫚夫妇的感情。阿嫚第一次有了离婚的念头。可是这时,阿嫚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
阿嫚是个母性很足的女人,虽然跟大伟的感情不像她以为得那么好,但是这个孩子的到来,还是让她很开心。她想,也许这个孩子可以改变婚姻的现状。

阿嫚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娘家,父亲没有做声,阿嫚感觉似乎听到了父亲的轻轻叹气声。母亲让她多包容大伟,好好过日子,要做妈妈的人了,更要有容人的肚量。
母亲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女儿不好,因为,大伟只要跟阿嫚吵架,就会打电话给阿嫚的娘家告状,从阿嫚的父母到阿嫚的哥嫂,挨个儿打一遍电话。大哥大嫂来参加过婚礼,大伟有电话号码不奇怪,可是他不仅存了大哥的电话,居然还存了大嫂的电话,阿嫚觉得怪怪的。阿嫚更奇怪,他是从哪里弄来了其他几个哥哥的号码的。

婆婆骨折了5——难道婆婆想让女婿去陪床?-7.jpg

大伟第二次给大嫂打电话的时候,大嫂说:“你们吵架,嫚儿给你父母打电话了没有?嫚儿到你父母家去告状过没有?如果我们家嫚儿每次跟你吵架了,就去你父母那里哭,你觉得你父母是什么心情?”

阿嫚发现,大伟不太敢给大哥打电话,不知道是第一次打电话就被大哥呛过,还是大哥身上的威严让大伟有点怵。大哥虽然不是父亲亲生的儿子,但是爷俩身上都自带威仪,让人不敢造次。大伟更怕二哥,二哥身上最有父亲的血性,别人都说二哥身上有股杀气,从战场上走下来的人到底不一样。虽然大哥和二哥都穿过军装,但是大哥在基层没待两年就去了机关,没上过前线;二哥是蹲过猫耳洞的人,体会过“杀红了眼”是什么感觉。所以两个哥哥的气场还是有所区别,如果说,大哥的身上是深藏不露的威仪,二哥身上就是不加掩饰的霸气。可能就是这份杀气,让大伟从不敢给二哥打电话告状。
三哥每次接到大伟的电话,都说自己在忙,直接挂掉。小哥自从接过一次大伟的告状电话之后,直接拉黑大伟的号码,还把这个办法告诉了阿嫚的小嫂和三嫂。自从大嫂数落过大伟之后,大哥二哥那里他都不敢再去掰扯了,顶多给老太太诉诉苦,阿嫚娘家人的耳根这才算清净了。

婆婆骨折了5——难道婆婆想让女婿去陪床?-8.jpg

二嫂提醒阿嫚,孩子有时候也能恶化夫妻的感情。阿嫚觉得,孩子是上天的恩赐,不能随意地拒绝。但是大伟看上去并不是很开心,阿嫚想不明白,就不去想了,她开开心心地上班、做胎教,即使孩子目前还只是个胚胎而已。

阿嫚两个多月的时候,大伟被公司派去广州学习,那时大伟还在外企。阿嫚傻眼了。大伟走之前告诉阿嫚别担心,公婆每天会给阿嫚送两顿饭,周日婆婆会来打扫卫生。

结果,每天晚上公公来送一顿饭,基本上还是青菜豆腐,周日婆婆不见踪影。第二周开始,两天来送一次饭,分量是原来的两倍,公公说婆婆头痛得起不来床,不能每天做饭。第三周,阿嫚说,让婆婆好好休息,不用送了,公公就真的不送饭了。整整一个月,婆婆没露过面。婆家和阿嫚的小家,只隔一条马路。

大伟出差回来后,看到阿嫚不仅没有胖,还瘦了不少,家里只有面包和苹果,阿嫚的脸色苍白的没有血色。大伟心里有些不忍,去找了他父母。婆婆哭天抹泪儿地说:她要送饭,阿嫚不让送。
阿嫚已经没有力气去分辩什么了。阿嫚说,没错,是我说过不要送饭了。

婆婆骨折了5——难道婆婆想让女婿去陪床?-9.jpg

第三个月的时候,阿嫚小产了。阿嫚想,可能这个孩子知道爸爸家的人都不喜欢他,不愿意做大伟家姓氏的人了,去寻找真正爱他的爸妈去了。阿嫚觉得,这孩子气性有点大,不过是个有骨气的好孩子,比阿嫚强。那是阿嫚人生的第一个孩子,阿嫚哭得大脑里像是有两个孩子在打架。后来阿嫚晕了过去,也不知是痛得还是哭得。

第二天,阿嫚的二哥二嫂直接飞来南京,把阿嫚接回了娘家。

一年以后,阿嫚再次怀孕的时候,一检查出来,阿嫚的大嫂就来了,整个孕期是四个嫂子轮流来照顾得阿嫚。阿嫚的父母亲也要来,但是房子小住不下这么多人,两个老人是等到阿嫚预产期的时候来的南京。阿嫚生下儿子以后,二嫂说,她请一年假照顾阿嫚。但是阿嫚满月后,大嫂就来替二嫂了。说二嫂她们还年轻,需要在单位好好上班,不像她反正快退休了,请假对前途没影响。大嫂还说,不许她们再请假了,她已经安排好家里的事情了,大哥让大嫂在南京呆一年。
阿嫚眼泪汪汪地听着。她觉得自己太没用了。

一晃,儿子已经上大学了。阿嫚和身边的这个人已经做了20年的夫妻。20年的岁月陪伴着这个叫大伟的男人,究竟值不值得?阿嫚的脑子里忽然出现出纳兰容若的一句诗:浮生如此,不如莫遇。
阿嫚决定,明天下班后去趟医院,看看婆婆。

婆婆骨折了5——难道婆婆想让女婿去陪床?-10.jpg

我是@青衣的书影世界,说书影,聊情感,洞见人生人性。与大家有缘相聚文字中。
(这是@青衣的书影世界 2021年第352篇原创作品)
往期链接:
1.https://www.toutiao.com/i6998885571317809667/
2.https://www.toutiao.com/i6999270364182479372/
3.https://www.toutiao.com/i6999645812674265631/
4.https://www.toutiao.com/i7000018391817912863/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入住法宝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中国法宝网 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1-10-19 17:0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Designed by HTJ & 中国法宝网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